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韵清香

开花浊水中 , 抱性一何洁!朱槛月明中,清香为谁发?

 
 
 

日志

 
 

东北的方言土语(二)  

2015-12-26 16:16:20|  分类: 社会万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北的方言土语(二)

 

一字

 

贼——特别。贼拉好,特别好。

老—— 可。老好了,可好了。

标——疯、傻、呆

潮——同上。

削——揍、打。我打你,我削你。                                          呛——吃。

毕——盖帽了。全振了。

呔——吃。

靠——关系铁。
       杠——彩虹

二字

 

扒瞎——撒谎。

白呼——胡说八道。

埋汰——不干净,脏。

毛愣——不稳当,亦指人在睡梦中无意识的说笑,喊叫翻身等。

淤作——舒服、得劲儿。

的瑟——体轻、不稳重。

淤囊——窝囊。

插皮——事情办的不顺利,整两岔了。

砢碜——丢人、害臊。

计咯——伴嘴、争吵。

立马——立刻、马上。

卖放——有意宣传他人的不是。

作实——劳靠、柱实。

嘎咕——蔫坏。

假咕——本来自己有困难也不愿接受他人施舍,装硬汉。

联像——长相差不多。

砀害——影响别人方便。

嘠哒——地方。

甩箱——散架子了。亦指人身体的不适。

图瘪——做人不硬气,爱占小便宜,小气。

靠勺——专注,有韧劲儿。

苟球——办事不光明正大,鼠窃狗偷。

苟必——背后讲究人。

尿性——有两下子,能耐。

尿泡——熊了,没能耐了。

尿叽——性格不爽快,计较。

喇茬——汹狠、利害

尿汤——说话办事不利索,亦指人的性格。

麽计——话说不到点子上,车轱轳话。

狼了——不行了。完蛋了。

掐算——算卦、占卜。

唠忙——参加宴请。

牙子——霸道、狠毒。

招天——整日,成天。

毛嗑——向日葵。

胡子——土匪。

刀螂——螳螂。

汗塌——背心儿。

劳木——撬杠。

打栏——母牛发情。

反群——母马发情。

碜疯——出疯头。

齁巴——气管炎、肺气肿。

胰子——肥皂、香皂。

小旅——小偷。

烧锅——酒坊。

讧哄——傍晚。

领静——痛快、利索。

侠子——手枪。

烟炮——北方冬天大风刮起的漫天飞雪。

老㧟——老伴儿、能给㧟痒痒的人。

盘缠——路费。

洋火——火柴。

起灯——火柴。

打尖——住旅店。

挠杠——跑了。

邦克——上口粗底细的小水桶。

打耙——说话不算数。

打围——打猎。

故动——蔫坏。

围子——村子、

曲蛇——蚯蚓。

牛子——雄性外生殖器。

窑子——妓院。

敞亮——开明、大方、痛快。

诓人——骗人。

忽悠——鼓吹、引诱、煽动。

筛糠——哆嗦、抖动。

出花——出痲疹、天花。

打腰——有钱有势,很丈意、神气自豪。

赛脸——没脸没皮。

老杆——老冒、外行。

靰鞡——一种用生牛皮制作的雪地鞋。

门了——蒙了,难住了,不懂了。

掰扯——理论,争辩。

瞎掰——胡扯。

隔路——和别人不一样。

鼓秋——指人在做事干活,亦指暗地私语。

比划——人在运用支体语言。

卖炕——指女人不正经。

武扎——忙叨。

抬杠——不说理。

豁弄——搅拌、参合。

掉价——失身份、丢人。

干仗——打架

戈囊——碎物、烂柴草、垃圾。

撒摸——观察。

学摸——同上

硬实——结实、健康。

三字

麽洋工——干活不出力,形容给洋人干活。

丁坝儿——总是,不断的。

甩计子——生气、不干了,走了。

蹽杆子——跑了。

瞅冷字——愣不防。

体登了——不行了,完了,死了。

花插子——隔三岔五。

山胖头——东北的一种土生鱼。

老头鱼——同上。

老家贼——麻雀。

欠儿登——不稳重、不压事,管不住嘴惹起事非。

二溜子——不务正业,懒汉。

潜碟了——心里装不住密秘,有啥话都跟别人说。
       突噜扣——原指绳结没纪住开扣了。形容事情办到中间砸了,亦指人许愿 发誓,一动真的就退缩了。

磕头了——一种小蜡烛。

打圈子——母猪发情。

起秧子——母狗发情。

老经官——更夫。

狍褴子——公猪。

儿马子——公马。

牙狗子——公狗。

懒牤子——懒汉。

生荒子——年轻,刚出道没经历,没经验。

 哈啦味——食用油放久了变质的味道。

踩蛋儿——公鸡与母鸡交配。

麻抓了——蒙了、傻了、没招了。

白花旗——白平纹布。

大和皱——绸子的一种。

车豁子——驭手。

破闷儿——猜谜。
         
       不廋了——不错了、够意思了。

臭姑姑——虫蛹。

喇喇蛄——蝼蛄,地老虎。

喇迷了——不行了,老实了,完蛋了。

猫下了——妇女坐月子。

打八刀——离婚。

蹲风眼儿——坐牢。

奏媳妇——女人出嫁。
       夜个儿——昨天。

喂托罗——上口粗底下细的小水桶。

马玉子——四条腿的方木凳。上马用的。

滋啦火——火柴。

小片儿——小女孩。

玻离花——人或动物眼球上的白翳子。亦指北方玻离上的霜花。

半拉子——半个劳动力,亦指人们谦虚口语·,在某些方面还是个半拉子。

二糊路——似懂非懂,半瓶子醋。

褶子了——糟了、坏事了,露馅了。

马架子——用木杆搭起的人字形的简易房子。

马栅子——能折叠的小凳子。
        拉饥荒——欠债。

卖单儿——在一边看热闹。

打头的——给地主扛活领头的火计。
 
       转轴子——说话不算数,朝令夕改。

摸瞎乎——在没有光线的环境里行动。

掌包的——土匪头子,亦指入伙做生意挑头的。

跑腿子——单身汉。
       搞破鞋——不正当男女关系。

巴篱子——监狱。

反逛子——话不复前言。

赶趟儿——来得及。

翻小肠——找后账。

和了话——没准儿的话。

大酱缸——非常泥泞的地方。

老毛子——指原苏联人。

黄皮子——黄鼬、黄鼠狼。

鲫瓜子——鲫鱼。

黑瞎子——黑熊。

张三儿——狼。

花大姐——螵虫。

不等高——百日草,花卉的一种。

八股牛——白鲜皮。中药一种。

蛤蟆头——一种关东汉烟,劲特别大一般人吸不了。

嘎拉哈——四腿动物腿关节上的一块骨头,女孩子染上色当玩具,以猪羊的为最佳  。

抓瞎了——蒙了,没招了。

没治了——棒级了,没比的了。

硌痒人——不招人喜欢,烦人。

双身子——孕妇。

菜不接——欠嘴巴。

囔囔踹——指猪腰窝肉。

备不住——保不准。

埋汰人——有意宣扬他人的不是,往人身上泼脏水。

甩记子——耍小性子

炸庙了——急眼了,情绪爆发了。
 
       老牛婆——民间接生员。

落套子——经受不住了,垮了,败阵了。

界比子——邻居。

号信儿——好奇。

备不住——也许、有可能。

整景儿——故意装相,整事儿。

洋剌子——毛毛虫。

囔囔踹——指猪腰窝肉。亦指人软弱无能。

没 盐酱——没滋味。

瘪犊子——骂人话,瘪三儿。

念央儿——绪叨。

老哇子——乌鸦。

卡巴腊——带丫的物体。

两掺儿——两样东西掺在一起。

焖头儿——火疖子。

酱耙子——搅动酱缸用的工具。        

四字

其皮眼仗——看见别人又什麽好事、好东西都眼气。

歇呼大涨——誇大事实,虚张声势。

酸皮拉臭——脾气酸性,好急眼。

扎呼六斗——不稳重,张扬无度。

贱不拉机——轻浮,不自尊自重。

急头掰脸——性格急燥,没耐心,好急眼。

吭哧瘪肚——说话办事不爽快,不利索没水平,窝囊。

歪㧟邪喇——搞歪门邪道,不干正事。

扯老婆舌——无中生有,传瞎话。

耍磨磨丢——放赖不认帐、

毛愣三光——办事不稳当,毛燥心粗。

疵毛倔定——故意找茬,挑疵不好交往。

撒谎撂屁——不诚实撒谎骗人。

突噜反账——办事不利索,出现反复找后账。

破马张飞——性格不稳重,张扬过度。

武马长枪——同上。

二虎巴叽——没心计,缺心眼儿、

羊呆二症——注意不集中,不全心皆力。

扬脸朝天——不注意行为举止,给人以傲慢轻浮的感觉。

驴性巴道——没人性,不讲伦理道德。

五迷三道——精神不爽,萎靡不振。

大了忽吃——修养差,没规矩只图个人方便,不顾他人感受。

三吹六哨——吹牛撒谎,没有正事。

歘尖卖快——出疯头显示个人。

二虎巴叽——不精明,缺心眼儿。

水裆尿裤——穿戴不整洁,亦指办事不利索。

贱了巴嗦——轻浮没申沉,乱撒娇。

鼻涕拉瞎——面部不整洁,经常挂有分泌物。

豁牙漏歯——掉牙后没及时易歯,牙不整齐。

瀑土扬场——空气不清洁,尘土飞扬。

二份脚子——又从新反回原来的地方一次。

惜罕巴叉——喜欢倍至,爱不释手。

烂眼哭瞎——面目不佳,眼睛有缺陷。

大肚咧歇——大腹翩翩,亦指孕妇。

瘪茄子了——挺不住了,崩溃了。

嘴上会气——光说不做。

廋筋嘎拉——人长的苗条精干。

干巴拉瞎——人长的过于单薄廋小。

罗锅巴象——腰板不直有罗锅。

小头肌脸——头和面部都比较廋小。

突了光肌——指人或动物毛发稀少,亦指山野植被缺少和场面装饰物少。

堤了甩挂——穿戴肥大不整齐,亦指空间悬挂物杂乱不整。

碜疯啦势——爱出疯头,不分场合显示自己。

齁喽气喘——有气管炎和肺气肿的人。

哑嗓不拉——声音不宏亮,嗓音 沙哑。

虚头巴脑——虚伪不诚实。

浑吃脏喝——沉醉于纸醉金迷,贪图酒肉。

蔫头耷脑——精神不振。

聋三拐四——指人听力不佳。

无机六受——长时间  没事干,无所适从。

水光溜滑——物体表面整洁华丽,亦指人的身体。

糊巴烂啃——饭菜烧糊了,亦指物体被火烧烤过。

大舌郎肌——说话口齿不清,舌头不利索。王木生

小眼巴肌——眼睛长的小。

歪㧟邪拉——行为不规,不走正道。

二半潮子——半精半傻。

舔嘴巴舌——东西少没吃够。

屁屎狼嚎——不分场合乱排气。

黑躯燎光——被烟火熏烤过的物体。

白脸格当——脸上没有血色的病人,亦指天生脸色偏白或化浓妆。

水啦巴叉——饭菜做的没滋味,亦指事儿办的不利索。

拨了锤子——女人纺麻绳的用具。

哈什马子——东北林蛙的一种。

拉帮套的——旧社会男人养不起自己的女人,招一个单身汉入赘。

溜溜棒子——玻璃瓶子。

烂尸岗子——坟地。

叨木冠子——啄木鸟。

这功劲儿——这时候,这当口。

拣洋落儿——拣日本人丢下的东西,亦指拣别人不要的东西。

稀不扔登——植物栽种不能太密,亦指物体摆放。

车老板儿——驭手。

哈拉气儿——酒、乙醇。

格拉半儿——膝盖。

拨了盖儿——膝盖。

拉和辫子——把较长的草浸在稀泥里混和上劲。拧成手腕粗的辫子,再用它拧成墙。

面荒儿的——似曾相识。

哎呀妈呀——东北人无处不用的感叹词。如;用于重逢、欢喜、悲痛、惊讶、高兴等等。

东溜西逛——东一趟西一趟,不干正事。

五迷三道——头脑不清醒,迷迷糊糊。

贱不搂搜——东西卖的便宜。

武把抄儿——动手打架,来武的。

抖起来了——阔气来、富起来、洋起来。

散络环儿——百合。中药。

么么渣儿——一胎多产动物中最小的一个。亦指家族姊妹中最小的一个。

老鼻子了——可多了。

魂儿画儿——漠湖不清。

胡诌八咧——胡说八道。

乌了嚎疯——张牙舞爪。

锅台转儿——旧社会指妇女。

针扎火燎——性格独特,别人说不得碰不得。

筋鼻瞪眼——对人或事看不起,或不满意的面部表情,。

闹心巴拉—— 心情不好或遇到不顺心事情。

连跑带颠——行动急促,快走带小跑。

往那一矗——站那不动,呆板木讷不会看火候。

老天巴地——年纪比较大了。

皮儿片儿——场面零乱,不整洁。

七哧喀 喳——干脆利落,不磨叽。

极了拐弯——道路或物体不直,拐弯地方多。

稀了马哈——马虎,不重视。

骑角旮旯——空间的边角阴暗处。

急头掰脸 ——情绪激动,面部狰狞。

披篱扑弄——情绪急躁,行的荒乱。

直不愣瞪——行动呆板不活分。

油光赞亮——物体表面光滑发亮。

支楞八翘——物体本身长短不齐高低不平,亦指物体摆放放不平 稳。

整个浪儿——全部的时间和空间或事情的全部经过。

打滑呲溜——用鞋底在冰面上滑行。

贼奸溜滑——心眼儿多,狡滑奸诈。

鬼画魂儿——蒙在鼓里,不知咋回事儿。

露楦头了——楦头,是指制做鞋、帽用的模具。这里指事情暴露了,真相大白了。

半喇嗑叽——指物体不完整。亦指办事没头绪,无章法。

稀里马哈——不认真,精神不集中。

不进盐酱——指烹饪菜蔬不入味,亦指人听不进别人的话。

稀拉哈耷——物体松散,不牢固,易垮塌。

针扎火燎——指人脾气火爆,别人碰不得。

湿啦呱叽——物体潮湿。

整点干的——来点实惠的,实在的。

 

 多字

连汤狗不捞——办事不利索,拖泥带水。

老麽卡次眼 ——年岁大,亦指长相老。

鬼头蛤蟆眼——行为不端正。

左老婆声高——喊叫越欢的越没本事。

吃张口饭的——说书唱戏的。

挑三股绳的——货郎。

不知那头炕热了——分不清谁好谁怀。

狗肚子装不住二两香油——肚子里装不住 秘密  。密

裤兜子里面抓蛤蟆了——裤裆里面出汗多,很潮湿。

隔着锅台上炕——没按程序办事,有越级行为。

有年弦子了———很多年了。

拉完磨杀驴吃——现用现交,用完了靠边儿。

黄鼠狼专咬病鸭子—— 本来病弱的身体又遭新的创伤,亦指本来家境不好又遇新的祸灾。

现上轿现扎耳朵眼儿——事不到跟前不办,屎不堵腚门不拉。

掘嘴骡子卖个驴价钱——本来活没少干,事没少做只因为脾气不好惹人不快,而使自己身价大减。

她老姨嫁给谁都喝喜酒——谁说了算,谁来办这事与我都没有利害关系。

屋地上打井房顶上开门——死性不善交往,过独们日子。

八杠子压不出一个扁屁——语言迟顿,不善言谈闷葫芦。

谁也没抱谁家孩子下井——谁也没把谁伤害得那麽利害。

你再说他大嫂也是个母子——你说的再好听,就那点事儿在那摆着也改变不了。

虱子多不咬,饥荒多不愁——虱子多整天咬也麻木了,欠债多整天愁也愁不过来了。

兔子能架辕,还要马干啥——所以的事普通人都能干,还要那些高人强人干啥。

蝍子多了也是肉——东西再小 积攒多了也成用。

别拿豆包不当干粮——不要轻易看不起或贬低别人的东西。

使大劲放小屁儿——说大话使小钱,雷声大雨点稀。

罗锅好治犟眼子难谈——肢体上的病好治,脾气习惯上的毛病不好改。

不知哪儿线儿呢——不知咋回事儿呢。

有一种数量叫老鼻子,

有一种运动叫滚犊子,

有一种创伤叫秃噜皮,

有一种吃态叫可劲造,

有一种性别叫二椅子,

有一种关系叫钢钢地,

有一种独处叫卖呆儿,

有一种范围叫整个浪,

有一种顽皮叫欠儿登,

有一种能力叫吭呲瘪肚,

有一种休闲叫无极六兽,

有一种故意叫净引儿地,

有一种感叹叫哎呦我去,

有一种设施叫马路牙子,

有一种工程叫半拉可机,

有一种频率叫做晃常儿,

有一种失败叫突鲁反仗。

有一种骨头叫波罗儿盖,

有一种心态叫杨了二正,

有一个地方叫俺们那旮瘩...

祝俺们北郊那旮瘩的朋友们:元旦快乐啊!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